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老生常谈的话题了,但这一次真的是第一次感觉到这件事竟然发生在我身边。就在这个周一,收到了来自老板转发的一封邮件,我们在东南亚的一名高级经理在一次演讲中突然倒地猝死。邮件原文如下,邮件的作者很巧妙地将这个故事包装成公司“五大原则”原光荣故事,将他的事迹与“互惠”原则相结合。

然而我看到的是一个人赤裸裸地他的身体健康消费在了工作上面,不计后果的付出最终换来了悲剧。

我们一直在讲“Work-Life Balance”,但是仔细想想,当这个话题被提出时,就说明这已经是个问题了。在现在这个社会中,尤其是诸多在外企工作的人们,这个话题简直无法回避。关键在于怎么选?

有诸多的无悔和“没选择”,大部分人仍然在那个“平衡”之间挣扎游走,包括我。然而看到了这封邮件相当于在我脸上狠狠打了一记耳光。是时候作出选择了,在身体还没有完全罢工的时候,作出选择吧。

把时间用在对自己更好的地方,比如去健身、潜水、郊游,以及其它你喜欢的事情。让这些事情让你的生活更美好吧。

Pak Anto – a story of Mutuality to the very end

I sit on this flight from Makassar to Jakarta in a daze and felt an intense need to put this story down. Its a story of a really special Mars manager I have known for a short period but till the end, a story of Mutuality and most especially, a Martian that embodies this principle to all he met – his warmth, and kindness makes you feel that you are the most special person in the world and and his humility and love puts the most junior of associates at ease.

The cocoa sustainability team in Indonesia just welcomed a team of 50 new associates into our family – R&D and sustainability associates that have been working with Mars as contractors for years and the business approved the proposal to become associates (btw, JC approved this within his FIRST week in the Global Chocolate President role, thank you JC you cannot imagine how happy you have made 50 families in the rural areas of Indonesia who works day and night coaching farmers to adopt our technology)! We had a team meeting welcoming the team and sharing with them our ambitious 2015 strategy and plans to improve yields and farmers income in Indonesia.  The spirits of our new associates were high and P&O also helped organise Essence of Mars and Development@Mars for these ‘new’ associates.

Pak Anto came in to share the senior manager story in Essence of Mars. He of course, had to fly 3 hours to get here to share his story and inspire the team. During lunch, he spoke to all the newbies and in his usual Pak Anto style, captured their hearts with his unassuming style and humor. The rapport he has with the team made me wish I was a little more like him… role model leadership.

So the story he was telling goes this way – he shared who he was (Invianto means INDONESIAN dad + VIETNAM mum = ANTO), his career in different organisations (Loreal, Danone etc) and how he learnt all the different principles in the different organisations… Then his story went on to say – what he found different in Mars in the short 1 year since he joined was Mutuality – this he did not find in any other previous organisations.  Just when he had us all hanging onto his every word… waiting in anticipation – he fell to the ground.  We all thought Pak Anto was role playing and was waiting for him to get up. But he didn’t.

Mayhem ensued (imagine 80 people running around screaming – you get the picture) but we had  order within seconds (but it felt like a long time). Fortunately the team was all trained in First Aid due to the remote nature of their work and the best in the team started CPR. When he resumed breathing, the team carried him horizontally to the hospital 5 minutes away.  Sadly he passed on.

Now 4 hours later, I sit in this flight sending his remains back home to his family.  I have never had to do this before but for you Pak Anto, you took the effort and time to come all the way to inspire the team, thank you for your sacrifice, your care and your warmth. I feel honored that this is the last thing we do for you and your family – a friend and an inspiration to the end.

Pak Anto, I /we all really to wanted to know how your story on Mutuality ends.  But He has other plans for you and you are in a better place. Thank you for the lives you have touched and the stories you have told, you remind me our role as leaders are about living the 5Ps and you lived it up to the end. Thank you my friend.

重返博客界宣言

2015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所以想通过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把原先的生活找回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觉得自己驾驭文字的能力正在日益减退,从写博客切入应该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从原先的MSN Space(居然是8年前的事了!)到现在的Wordpress,我也需要给这个地方带来一些变化。我还是要在这里说一句,微软的博客迁移这件事情做得还是很地道的,先前记录的多达148篇文章都原原先先地搬过来了。能看到自己8年前的文字和当时的心情,真的感觉很奇妙。

这8年间,我是否成长了?

先来说说这个博客的名字,请注意,这真的不是什么自闭症或者抑郁症患者对这个世界的吐槽。我把它改成“如何与生活更好地相处”,其实就是因为这是“生活杂七杂八”的文艺说法。所以在这里只有最真实的关于生活的点点滴滴和感悟,你唯一看不到的,应该就是鸡汤吧。

另外,我也大概构想了几个文章的大类,用来作为标签:

  • 涂抹
  • 食记
  • 行走
  • 杂七杂八
  • (别的以后想到再加…

那就,开始吧。

决定搬家了

也许大家也发现了最近我的space上面没有了什么动静.由于没有办法再忍受space上面的种种毛病,在坚持了2年多之后,我还是决定停止对这个space的更新.之前写的blog会一直保留在上面.只是不会再更新而已.
 
我已经在另一个地方找到了我的新,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欢迎去坐坐.谢谢一直以来朋友们的支持.

终于回家了…

终于回到家,经历了一系列的艰苦折磨之后.先说说回家那天的经历吧.现在回想起来有点狼狈.没有赶上之前买好票的那一班火车,晚了10分钟.拖着沉重的行李艰难地冲上火车站候车室,发现火车已经开走.当时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眼泪不自觉地就跑了下来.拿起电话打给爸爸妈妈向他们哭诉,虽然这样很浪狈,虽然当时有很多人在一旁围观,但我真的管不了这么多了!!

在电话里面跟爸爸妈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情绪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爸爸冷静地告诉我下一步应该做的事情.先去把行李寄了,再去买下一班回宁波的车票.于是,我强忍着心中的难过,我按照爸爸的意思做了.把身上的行李寄了,只剩下身上的一个背包和电提电脑.跑到紧急售票处一问,发现最早到宁波的一班车也要晚上10点多.恐慌…

于是,按照老爸的提示,又跑到了长途客运总站那边去看了一下,发现可以到宁波的最后一班车就在下行4点,那而个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半了.

我看了一下车票的价格,发现要99块.而那个时候,我身上只有50块.钱都不够.我需要去找地方取钱.于是问了身边的保安,他告诉我最近的ATM机也要走10分钟的路.于是我一边咒骂着上海这个鬼地方居然在火车站附近都找不到提款机,一边盘算着时间与距离的关系.以我现在手上拎着沉重的电脑,顶着烈日步行的速度,但加上我的行李寄在200M开外的地方,我怎么都来不及了.

这时候我想到了妙妙,真的很对不起当时正在军训的她,我把电话打给了她.她非常仗义地帮我把她的哥哥叫了出来送我.当时我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她哥哥身上了.等待的感觉太令人难受了,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离开车时间越来越近.而我还没有买到票…就在3点50分的时候,她哥哥像救世主般地出现在了我面前.当时我的感觉就像重燃生命的希望一般.

于是,在他的帮助下,我以最快的速度买好了票,上了车,一切都变得那么顺利.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相当细心周到的男孩子,他跟坐在我边上的女孩子打了招呼,让我们一路上相互照顾一下.走了之后还发短信提醒我当心行李.不得不说,有这样一个人关心,心里面真的暖暖的.

经过4个小时的高速车程,我顺利地到达了宁波.一下车就看到了爸爸妈妈企盼的目光,我开心地笑了…能回到家,真好.

这次的经历也告诉了我一件事,有时候有些事情真的不是靠一个人的力量可以完成的.因此,朋友是需要的,多交一些朋友,生活就会变得轻松许多.谢谢妙妙,谢谢妙妙老哥.

Msn Space> Live Space

一夜之间再爬上来看我的space,发现界面起了巨大的变化.虽然变得更晶莹剔透更漂亮了,然而感觉上它与我的距离越来越远.微软显然想把它的全线产品风格统一在一起,然而对于我们来说,这其中恰恰缺少的一样东西—人情味.

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去折腾这个space,发现它越来越慢了.原来人性化的东西不见了,多了不少华而不实的东西.网页的载入速度让人无法忍受.如何提倡的易用性到底体现在哪里了?

现在看来,是时候放弃我的MSN Space了.

夏夜·餐厅·酒吧·黑眼豆豆

这是我第二次写这篇blog,就在刚才那该死的space无情地将我的劳动成果毁于一旦.有种想砸电脑的冲动…好吧,再来!
 
昨晚真是一个奇妙的夜晚.我看到的,听到的,认识的,经历的,太多让人难忘的事情了.
 
下午我一如既往地从公司下班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学校,立马开始梳妆打扮,把自己打扮得跟一只狐狸精似的,屁颠屁颠地跳上一辆车前往我和朋友们约好吃晚饭的餐厅.这个时候,已经过了我和他们约好见面的时间了,也就是说,我已经相当严重地迟到了…那个本来和我约好一起去的男生居然临时打了通电话给我说"他现在正在去虹桥机场的路上",当时我的反应很冷静.因为早已听说他那个当空姐的老婆今天回来,在上海转机,再回北京.那种相思之情大家都应该可以理解吧…可怜的孩子,老婆不在的时候就成天仰头凝视天空,目光深邃,不去演<壮志凌云>真的可惜了.
 
Cab的司机很配合地以最快速度把我送到了目的地,富民路巨鹿路口.下了车我一片茫然,只隐约看到夜色中路对面有两个魅影在朝我招手.呵呵,果然是他们.两个女人也打扮得相当妖娆啊…
 
Wing带我们去了一家很诡异的餐厅,据说在全上海相当有名.这样的地方,往往是需要你亲身体验才从感到个中乐趣. Fun&Tricky,相信这是每个去过这家餐厅的人的感受.从刚进门的"芝麻开门"到折磨了我们足足10几分钟的"搞怪厕所",都会让你有您感受到这家餐厅的与众不同.当然了,在被整到以后带着愉悦的心情吃东西,这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哦~
 
这家餐厅的设计也是相当别致.从外面看就是一间普通的老房子,但一走进里面就发现别有洞天.设计师很巧妙地将房子隔成了三层.从一楼的竹林到三楼的透明天花板阳台,无处不透露着设计师精致到细节的设计风格.据说设计师是一个日本人,想来也只有日本人才会有这样稀奇古怪的奇思妙想了吧.
 
当然店里的食物也毫不逊色,与整家店诡异的风格配合地天衣无缝.菜色的设计都是匠心独具,现在推荐几道那里的招牌菜吧:
 
1.笔筒色拉:装色拉的容器是一个笔筒状的东西,说它是一个花瓶相信也没有人会反对.蔬菜全被削成笔状插在里面.吃的时候,把"笔"从里面拔出来,蘸着色拉酱吃.
2.人间豆腐:豆腐被包在一张纸里面放在火上烧.神奇的是那个纸居然不会烧着,大家可以把它当作智力问答来理解.
3.梅子排骨:把梅子和排骨烧在一起,排骨中多了一份梅子的清香,味道不错.
4.XX烤鱼:把鱼烤得恰到好处,无论是鱼肉还是鱼皮都非常出色,吃起来没有腻的感觉.
 
好吧,说了这么多,就公布这家餐厅的名字吧.它叫做:人间萤七.如果你去google一下它,相信你会了解到更多关于它的故事.
 
 吃饱喝足之后,我们转战到了复兴公园那里的bar.那里有全上海都相当有名的两个bar:官邸和Park 97.我们先去了官邸,因为昨晚是lady’s night,女生免费.但是到了里面却发现人太多,已经没有可以坐的地方了.尽管那里的音乐跟我的rhythm比较搭我跳得比较有感觉,但是我们还是决定转去Park 97.那里的音乐远没有官邸灵,但是人相对少了一些.至少我们可以找到坐的地方.从很养眼的bartender手中接过Carrie最爱的Cosmopolitan,感觉很棒.终于明白了Carrie会这么喜欢它的原因,酒有果味,不烈,很温和,很好入口,看来可以考虑以后一直点这杯酒哦~在这里记上一笔,留作纪念.
 
BTW,昨天是黑眼豆豆在上海的演唱会,既然我也曾为黑眼豆豆,就在这里祝贺他们演出圆满成功吧~
 
P.S.我在前文中提到过的那个为爱痴狂的guy最终还是决定继续crazy for love,后来他打电话告诉我他要马上飞去北京了,刚签了机票.我很无语…只能祝他一路顺风.

Weekend

这个周末过得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没有睡成懒觉,好好犒劳自己的目的没有达成.有点累.不过还是很开心.跟一个许久不见的朋友见了面,出去玩疯玩了一把,终于去了那个觊觎很久的在外滩地下室的”Number Five”.

朋友是一个相当有趣的人.作为一个男生,有这样敏锐的第六感让我有点害怕.原先我还并不相信,可一旦这种可怕的”巧合”就在你眼前发生,我想换成你你也会恐慌吧.往往就是那些难以解释的事让你害怕.

朋友也是个相当幸福的人.他有一个当空姐的老婆.那天出去玩的时候,她老婆刚好要飞悉尼.老天他那个抬头望着天空无限眷恋的神情简直让我不能忍了…真恨不得替他冲到机场利用仅有的几分钟光景去见上她老婆一面.哎…一对怨侣就这样天地相隔….(听着别扭吧…)

我们去了一趟那个相当有名的Number Five,因为我们两个都是bar animal说.那天去酒吧是很临时的决定,所以衣着衰了点也是情有可原.过去之后一眼扫过停在门口的车,好像没几辆是普通的牌照,我当时就有点腿软说.不过当门口的那个侍应问了声”小姐请问几位”的时候,我的心就一下子漂了起来.嘿嘿.踩着大理石的台阶拾级而上,还是有点那么成为公主的感觉的…

然后我们便沿着长长的楼梯向下走,两边都是红火颜色的墙壁.一种完美的中西合璧.此时感觉自己已不在上海,而身处巴黎最纸醉金迷的街区.楼梯的尽头便是中国古代那经典的一个圆型中的两扇门.推门进去,内部也是一片中国红的装饰,very impressive. 可能是因为时间还早的关系,酒吧里面还没有什么人.本来这家酒吧有乐队现场的表演,但近期因为一些协调问题,演出暂停了,所以酒吧显得格外安静.值得一提的是,酒吧里面的待应清一色的女生,从酒保到一般的服务生.而且她们的工作制服真的非常好看,一身全黑,着实精神潇洒.

我们坐下来喝了点小酒,聊了一会儿便走了.总体来讲还是相当不错的.不过有两点提醒一下:

  1. 这家酒吧点了酒后就要付钱,而不是要走了才付,有点不爽.
  2. 这家的长岛冰茶非常劲道,值得推荐哦~

奇遇

这两天太忙一直没有时间写blog,其实很想把上星期五发生的事写在这里.想想最近倒霉的自己,原来上帝也还是会眷顾我的.

那天照常下了班在复旦那一条街闲逛,想为某人选一份生日礼物.于是拐进了那家与我吃晚饭的店对门的店.确切来说是门边橱窗里面那身fancy的搭配吸引了我.走进那家店就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来过这里,而事实上我已经把那条街上的店来来回回兜了好几遍了啊. Anyway,一进门便看到了右边墙面上挂着的那条类似小礼服的裙子.棕褐色,缎与雪纺的面料混搭,大V领,领口处有复古的金属装饰,高腰,及膝.很漂亮,总觉得很多场合都可以穿它.但我没有试,还是对自己的身材没有自信,怕试了以后破坏了它在我心中的美感.接着发现店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是只此一件,而且都独具匠心,想来这每一件都应该是店主的精心挑选.

在店里漫不经心地踱着,寻找着适合的生日礼物.隐隐约约有乐声传来,是熟悉的jazz,那随性而又具有韵律的节奏让我几乎想和着节奏跳舞.开始寻找那乐声的源头,抬头搜索着店内天花板上的每一个角落,好像没有音箱.那么乐声是从二楼传来?我迷茫,继续在店里打转,寻找乐声最大的地方.还是未果.看到柜台处有个年轻的男孩子坐在手提电脑前面做着平面图像处理,终于忍不住问他.本来在脑海中的构想是”这里楼上有一个爵士吧吗?”没想到出口便成了” 这个音乐是你放的吗?”天!他缓缓抬起头”是啊,找不到音箱是吧?”他笑着看着我.我愣了一下,笑开了.

“这音乐真好听,是我最喜欢的风格”我继续说道,”这样的曲子真的好有感觉,我都不想走了.”我笑着说,还是在店里打转. 坐在他身边的在店里做事的阿姨说”是吗?这个音乐你觉得好听啊?”.“是啊,我很喜欢.”这时我回过头,”能让我看看是什么曲子吗?”我问道.他很友善地放下手头的工作,打开音乐目录让我看.”好多啊,好多曲子.”我感叹道.他又笑了.”这样吧,我给你刻张碟吧.”

现在我还清楚记得当时我兴奋的心情,那种无法言状,有如天上掉馅饼刚好被我接住的幸福感.”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想我当时一定笑得很灿烂.于是我在隔壁文具店买了一张空白刻录盘,让他帮我刻.其间便跟他还有那个阿姨聊了起来.闲谈之间才知道原来那个男孩子就是这家店的老板,还是个学生,所以并不是每天都会来店里. 我相当幸运.他也喜欢jazz,这点是我最欣赏的. 有时候就是这样,你会因为一个很小的细节而爱上一家店,比如这家店里播放着的音乐.

还注意到了他脖子上挂着的那条”Carrie项链”,虽然那条是铂金的,而且是他的名字.但我一眼便认了出来.问他是哪里订做的,他告诉是我朋友送他的. Anyway,非常羡慕他有这样的朋友,也非常欣赏他朋友的品位.

看到了店里面有很多胸针,于是想到了自己刚买的那件个人很喜欢的纯白小西装,一直想找个胸饰去点缀一下它.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那些胸针,发现没有合适的.正欲放弃,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发现了一朵咖啡色胸花,看上去被故意做旧,但质感一流.于是到老板拿出来让我看一下,细看之下,发现手感与做工都极其出众.它是一朵山茶or玫瑰的造型,每一片花瓣都是牛皮制成,由手工粘合,错落有致. 这正是我寻找了许久的,我想要的胸花,我简直爱不释手.问老板的意见,他说会非常适合.于是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买下了它.

可以说这是一场奇遇吧,现在看到这张意外获得的珍贵jazz碟,还是那朵百看不厌的胸花,我就会傻呵呵地笑.我想我会把这段经历珍藏在心底吧.或许下次我再去那条街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那家店了.如果能再找到,我想我一定会推门进去,问一句”老板,有新货吗?”

糟糕的早晨

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是我到了上海以后,更确切地说,是我从出生记事以来,所经历过的最恐怖的事.上海真是一个疯狂的城市,有多少人在这个城市里还是正常的?
 
早上,我依然像往常一样6点45分坐上了去上班的车.今天开车的司机跟我第一天去上班坐的那辆车的司机是同一个,他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就是因为他开车超乎寻常得"慢",慢到连一旁的自行车都可以轻松超越.而且最主要是他的"慢"无时无刻,前面有车的时候"慢",前面没车的时候他也"慢".他不喜欢往车少的车道上开,偏喜欢往车多的车道上靠.于是乎,在这样一位"富有个性及创造性"的司机的一手导演下,清晨的闹剧上演了.
 
首先,大好的道路畅道时光就因为司机的"慢"而被一分一秒地浪费.其直接结果是,公车在杨浦大桥底下堵了近30分钟.本来可以更快的,但因为我们"碰巧"排在了车最多的那一队.漫长的等待如同煎熬,车子以每分钟3米的速度向前挪动.于是,车内电话铃声四起,"什么?你们的车抛锚啦?怪不得,我们堵在桥底下了."…接着,吵架声也开始了.先是乘客跟司机吵,说是车里面太闷,但司机死活不肯开空调.然后是乘客跟乘客吵,就为了一个位子.结果是以其中一个女人的"这种人少有的."一句话作为收尾语.在车里这样狭小的空间内,我可以明显感觉到某种人性被扭曲了.这个时候,已经接近8点.
 
然后,在接近我的目的地的时候,又一个意外发生了.在某个没有任何站点的路边,一群人突然跑出来拦在路中间,把我们的车拦了下来.他们说他们是从上一辆抛锚的车上被赶下来的,要上我们这辆.可问题是他们完全可以看到当时我们这辆车上是真的挤到连再进来一个人的地方都没有了.但他们还是执意拦着我们的车不让我们走.车里又开始嘈杂起来,人们展开了关于公交车路线承包袭断造成的不利影响的大讨论,不少人慷慨陈辞,义愤填膺.而我则坐在靠着车窗的座位上,细细观察着这群人的神态,他们应该都是和我们一样要赶着去上班的人,这点可以从他们的衣着看出.他们很着急,有人神色凝重,有人不停地打着电话,有人眼神迷离…猜不透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可笑的是,在这一僵持的过程中,有N辆同样路线的非空调车从我们身边飞驰而过,他们看都不看一眼.难道在这个时候,他们还想享受什么?于是又经过了30多分钟的等待,我们盼到了"可爱的人民警察"(他们应该是上完厕所,看完报纸再来的吧).终于,拦车的人群被疏散,我们得以继续前进.这个时候,已经接近9点.
 
就在我目的地的前一站,又有一群人拥上车来,"我们坐的那辆车抛锚了."天哪!今天是抛锚日吧…
 
终于,车终于开到了我的目的地,艰难地.我挤下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面对已不知不觉升到半空的太阳,无力地迈出了脚步.
 
我心里有一个问题:今天在车上抱怨的人们,有多少人会记得这个早晨的遭遇呢?